您好,欢迎来到常州大学华罗庚学院!

changzhou university|常大主页|ENGLISH

华院学子朱绪跃博客

   发布时间: 2014-05-13    已访问: 434

 

 

朱绪跃博客内容如下: 

 

去年十月,我们院的男生被安排到三号宿舍楼。作为新生的大家手提肩扛,将几大箱行李运到不甚熟悉的三号楼,在学校的最西端开始了大学生活。

 环形的三号楼地面有个小院子,铺着细密的红砖,中间并排立着两面羽毛球网。红砖地的边沿,一棵棵结着红灯笼般的果实的中华枸杞,和同样鲜红如火的茶条槭,以及全身披着葱绿叶子的素心腊梅紧挨在一起,围成一处天然的羽毛球场。我和舍友经常在这儿舞动着球拍,连续几个小时将羽毛球击打在来回的弧线上,挥汗如雨却乐在其中。

 一日,正当我们全神贯注地打球时,阿姨走过来说:“这么大声,会吵到通宵教室的大四学生的。”教室?在哪儿?我仔细一瞧,才瞅见腊梅的密叶后面有一间屋子,门上贴着四个蓝色大字——“通宵教室”。我们还没歇过气来,只听“吱呀”一声,教室门开了,一个围着红色围巾的学生缓步走出来,阳光穿过叶子,照在他脸庞上。他的脸像镜子一样圆,肤色黝黑,双眼疲惫地眯成细缝。他看看我们,就一声不响地回宿舍了。后来,我们很少再去院子里喧哗。

 我应该是第一个去通宵教室的大一学生。那个傍晚暮光耀眼,我推开老旧的屋门,踩着灰尘走进里面。教室里的桌椅还算整齐,但大多数课桌上都堆满了凌乱的书籍,有的甚至蒙着厚厚的灰和油渍,可能不用很久了。我挑拣了一个完好的桌位,擦干净,坐下,开始我在通宵教室的学习历程。它是我呆过的无数间教室中的一间,却是无比特殊的那间。

通宵教室非常静谧,晚自习以及没有课的白天,我多半会呆在这儿将高数书翻完一遍又一遍,把厚厚的辅导书刷掉一章又一章。乏了的时候,我就浏览一下小说,写几页日记。教室里除我外,通常还有五到十位大四学生,他们都是化工学院的考研者,人员不固定,位置也不固定,但一呆就是一整天。有时我掏出契诃夫的书,会忐忑不安地环视四周,感觉在这些埋头苦读课本的学长中间,看一会儿闲书也算是一种罪过。

 这些人之中,有一位最显眼。每天早上,当我伸着懒腰走进教室时,他已经在日光灯下捧书静阅。到了晚上十点,我收拾好书本踏出门外,伴随的是他笔端流淌出的沙沙声。最关键的是,他浑圆的下巴下面围着一条鲜红的围巾,在我看来,比茶条槭的红叶还要醒目。

后来,我们院越来越多的男生到考研教室来学习。大家结伴坐到这儿,互相勉励和鼓舞,互相请教和解答,偶尔穿插几句轻松的笑话,使得默默无闻的教室重新散发出生气。学长们也和我们渐渐熟识,知道有一帮大一学生,成了通宵教室的主力军。

十月过去了……十一月过去了……十二月到了中旬——

 我没想到常州的冬天如此寒冷,漆黑的院子里,寒风咆哮着,像刀片一样刮着脸庞,然后拼命往衣领、袖口和鞋口里钻。偏偏通宵教室地势偏低,又缺少供暖,冷得胜似冰窖。就在这时,学院的专有教室装修完毕,窗明几净,还有空调。大家纷纷选择去逸夫楼的教室自习,通宵教室渐渐门可罗雀。

 可我没离开三号楼的通宵教室,那里催人孜孜不倦的氛围让我留恋。每当夜幕降临,我套上两件棉衣,穿上四层裤子,顶着风前去自习。舍友在身后大喊:“你这家伙不冷吗?”我说:“不碍事。”在教室里,每天几个考研的学长仍不见少,我们就像一群信徒,守护着这方冰冷而神圣的净土。

 一月中旬,期末考试步步逼近。朋友们似乎觉得还是考研教室的学习气氛好,又竞相回到这里。寒风更猛,气温更低了。我将暖手宝充好电抱在怀里,左右手交替着翻页。滚烫的暖手宝一晃儿就凉了,我便在上厕所的空当儿充电。舍友会趁这时拿过去捂手,目光中流露出享受的表情。

 期末考试就这样不痛不痒地进行着。尤其是高数,感觉就像做“1+1=2”一样,我半个小时将试卷完成,居然没好意思立刻交卷。最后的满分自然在意料之中。

 大一的时光一页页地快速翻着。转眼间到了第二年四月,草长莺飞,春意盎然,天地都换了身行头。一天中午,我突然发现宿舍楼门口贴着一张硕大的红纸,上面用浓墨书写着考上名牌大学研究生的学生名单。我拉着好友兴致勃勃地观看着,议论着:“这个考上了同济!”“那个那个,上了南大呢……”这份载满喜悦的名单中,我希望有一个人,但我不知道他的名字。

 六月二十一日,大四学生在常州大学的最后一夜。三号楼灯光闪烁,音响雷鸣,毕业生们挤在阳台上,将一瓶瓶啤酒灌下,然后放开粗犷的喉咙声嘶力竭地歌唱。我去通宵教室的路上,看到他们三五成群地抱着哭,有的人一边抽泣一边说:“我这四年都荒废哪,要是能重来一次该多好!”可惜人生不能回头,永远都没有重来。

路过大门口时,我看见一位黑黑瘦瘦的学长正和阿姨聊天。他说:“我还差几分,但不想调剂,只好明年再来了。”我看见他的手提包拉链开了一半,一条红色围巾从口子中探出头来。

 学长们离去后,三号楼门庭冷落,通宵教室也十分冷清了。期末考试结束后,我作为最后一个信徒,也从此不再去那片净土。

 八月三十日,我们男生搬到十号宿舍楼,与那里就此告别。三号楼的通宵教室又将迎来新的学子,它将继续这漫长的故事,继续告诉所有人——只要心怀梦想,就永远不会卑微。

 

 

 

常州大学华罗庚学院122班 朱绪跃

关闭窗口